暮沐

#小甜饼哟#

自习摸鱼大家不要嫌弃╮( ̄▽ ̄"")╭

画质很渣大家不要嫌弃╮( ̄▽ ̄"")╭

我简直好喜欢小毒啊啊啊啊啊啊啊,这样的共生物请给我来一打(≧∇≦)

樱落

 #脑洞产物#

#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写了什么#

#切切感情复杂且迟钝#


  真是令人愉悦的一天。

  庭院里的樱花盛开着,微风吹过会有花瓣纷飞。

  “像雪花一样呢。”鬼切这样想。

  新的生活很安稳,晴明大人的庭院也很漂亮,不是源氏府邸那种恢弘大气的美,这里很温馨,大家可以笑笑闹闹,晴明大人也不会生气。

    鬼切刚来的时候,暴躁且缺乏安全感,不过渐渐的,粉色的樱花似乎有安抚人心的魔力。

   他变得越来越平静。

  毕竟那个骗子已经死掉了,不是吗?

  鬼切开始学着与新的伙伴相处,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,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看着粉嫩的落樱,他总是会想起源家庭院里的龙胆花,总觉的在月色下,还是龙胆花更好看一些。

   “真是见鬼,怎么又想起源家的庭院了,明明晴明大人的院子更好看。”鬼切气呼呼的想。

  可是不管怎么气,他就是忘不掉。

  忘不掉龙胆花的香气;

  忘不掉曾经血气弥漫的生活;

  忘不掉跳跃在那个人白发上的月光。

  鬼切觉得自己应该是恨着源濑光的,杀掉了自己的仇人,也应该是开心的,可为什么,他会觉得心里空空的,一点也没有愉悦的兴奋感?

  他想起自己将利刃插入源濑光胸口时的场景,他的手在颤抖,那是他第一次拿不稳自己的刀,心口也很疼。

    “一定是因为受伤太重了。”鬼切一直这样认为。

     知道原委的晴明也只能无奈的叹气。

     当天晚上,鬼切又梦到了大片大片的龙胆花,美丽的花瓣上仿佛跳跃着星光,他的主人就站在花田中央,脸上的笑容张扬恣意,风吹起他宽大的袍袖和温润的白发,整个人就像要随风而逝一样,鬼切下意识地上前一步。

  源濑光发现了他,但是没有说话,他们就只是凝视着对方。

  直到鬼切听到了他轻轻的叹息。

  鬼切突然觉得很慌,迫切的想要抓住他,事实上他也确实这样做了,喉咙哽得难受,源濑光一直没有和他说话,他们仿佛回到了曾经在源氏家宅里的时候。

  一样的尊卑分明。

  一样的亲密无间。

  鬼切有些恍惚,他终于开口,却是在唤:

  “主人……”

  月光下的男人胸口渗出鲜血,他却好像毫无感觉,笑着回答:“我在。”

  鬼切猛然惊醒,脸上冰凉的液体提醒他刚刚只是梦境,他又颓然的闭上眼。

  庭院里依旧飘着樱花。

    

  

  

连长是个团宠小可爱怎么办?!在线等,急!!!(。・ω・。)ノ

今天的训练场很热。
萨克斯头顶烈日,手上拿着卖菜的喇叭,听着铿锵有力的进行曲,看着眼前的一群猴子们。
他们在练习正步。
“踢的像没进化完全的猩猩!”萨克斯崩溃的想。
再左右看看,旁边的连队都是整齐划一,萨克斯感到挫败,认为自己的教导方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!
于是他决定去向兄弟连学习一番。
“为什么我的兵正步踢的像放鞭炮一样!”
一连长微笑着替他整整衣领:“孩子们练得少,不是你的问题。”
三连长一手挥舞着喇叭,另一只手摁了一把他的脑袋:“小崽子们欠收拾,你对他们太好了。”
四连长……四连长直接走向了他的连队要帮他训练。
萨克斯很开森。
果然还是兄弟们好!【握拳】
第二天。。。
二连队被三只教官轮番操练,苦不堪言。
啊?你问萨克斯?
哦,他站在阴凉处看得很认真。
说是在学习经验。【一脸认真】